z6zgv好看的玄幻小說 禁區獵人-第八百一十三章 彼此彼此分享-kj8sx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公爵府外的警戒塔楼上,杨宝坤看着苗成云一惊一乍的样子,神色也是一紧。
四块玉
杨家主问道:“什么大问题?”
苗成云一拍脑门:“大皇子和三皇子的关系,比我们想象的要好。”
“这不是很正常么?”杨宝坤说道,“你跟总魁首兄弟俩也是这样嘛,说起来有一万个翻脸的理由,表面上也互相嫌弃,其实好得很。”
“可最是无情帝王家,皇子之间怎么也这样?”苗成云自言自语道。
“总魁首的林家是帝王柳,虽然不是世俗的皇帝,可也是门里的至尊,这没区别。”杨宝坤抽了一口烟,说道,“你们啊,这叫灯下黑。”
“老杨,你就别说风凉话了,事情不妙。”苗成云把脑袋凑在瞄准镜里,手上一拉枪栓。
“人家兄弟关系好,怎么就不妙了?”杨宝坤问道。
“废话。”苗成云说道,“这俩人关系好,就意味着香山公爵完了。
因为他在推动今天这场婚事,还把大皇子请了过来,这就是在挑拨大皇子和三皇子的关系。
而偏偏大皇子和三皇子是铁板一块,那他还怎么活?
所以要彻底解决今天的事情,维护皇家的尊严,两个皇子只会齐心协力地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屠灭整个公爵府的人,包括我们在内。”
“那情况没差别嘛。”杨宝坤说道,“本来就是我们要对付这些人的,现在挑明了反倒简单。”
xuanhuan
“有差别啊。”苗成云苦着脸说道,“本来咱这杆枪,情报只被三皇子初步掌握,大皇子是不知道的。现在兄弟俩串通了,也就意味着这大皇子也知道这杆枪的存在了。”
“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嘛。”杨宝坤说道。“咱们是在钓鱼,钓鱼都要打窝嘛,聚一下鱼群。”
苗成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老杨,情况有变,我这儿不需要你了,你去增援林朔那边。”
两人说话间,公爵府里屠良已经杀完人了,并且声称林朔杀死了香山公爵。
苗成云神色愈发紧张:“老杨去那边,快!”
杨宝坤摇了摇头:“走不了了。”
苗成云苦笑了一下:“本以为你炼神一般,没察觉到。”
“杨家传承本就神力一体,虽然没云家传承那么多能耐,可感知是不差的。”杨宝坤说道,“两个人,就在楼底下。”
“不,是三个人。”苗成云轻声说道。
“三个人?”
“嗯,其中两个应该是两字封号级的。还有一个更强,在我的感知中近乎不存在。”苗成云说道,“老杨,看来咱这次钓鱼,钓到鳄鱼了。”
“一字封号?”杨宝坤神色一沉,随后点点头,反而笑了。
这位猎门九大龙头之一,在窗台磕了磕烟袋锅子,把里面的烟丝磕掉,然后把烟杆子手腕一转盘在手里,说道:“既然事已至此,咱们这边越强越好,这样总魁首就轻松了。”
“前提是我们能拖住他们。”苗成云一边说着,一边收了枪。
人家都摸到楼底下了,枪就没什么用了。
两人离开了窗口,一左一右埋伏在楼梯口两边。
苗成云说道,“老杨,一会儿他们一旦上来,我先出手毙一个,你掩护我。”
“不,我先出手。”杨宝坤说道,“小苗你护着我就行。”
两人正在说话,窗口一阵狂风刮过,有人飘然而至,开口说道:“你们俩这么大声密谋,是生怕底下的人不知道你们的位置吗?”
我不是小偷
苗成云一扭头看到这人,很惊讶:“林朔,你怎么来了?”
“废话,来救你们。”林朔跳下窗口,指了指苗成云,“你继续架枪,我和杨家主守着你。”
“那公爵府里的事儿你就不管了?”苗成云问道。
“苏冬冬和阿尔忒弥斯又不是普通人,搁在大西洲也算两个两字封号级的,自保完全没问题。”林朔走到楼梯口,也不躲在两侧门边,就在门当中站稳了,说道,“屠良敢杀香山公爵,就说明大皇子三皇子是一伙儿的,大皇子也一定知道这杆枪了,所以硬点子全在这里。”
苗成云又把枪架了起来,问道:“那公爵府里的魏行山怎么办?”
“这会儿魏行山是你苗成云,稳稳的两字封号级。”林朔说道,“现在公爵府里就屠良和三皇子两个两字封号的,有你一杆枪盯着他们,他们还敢去找魏行山的麻烦?不可能。”
苗成云在瞄准镜里找着目标,嘴里问道:“那行,让我先找一个靶子。”
“别找了,先开一枪。”林朔说道。
“啊?没找到目标呢。你一过来他们也知道不对了,全缩起来了。”
易影疏华 玉墨公子
“没事,随便开一枪。”
苗成云于是瞄准了对面水榭楼台上楼顶的一块飞檐,“咣”一枪干下来了。
……
霸情冷少我不跑
林朔让苗成云开枪,其实就是不想再拖下去。
之前形势预判有误,那现在只能打对方一个出其不意,而且要快刀斩乱麻,不能等对方反应过来再布置。
此时塔楼下面的楼梯口,站着三个人,苗成云感知到了,林朔自然也感知到了。
两个两字封号,还有一个在林朔的念力探查中近乎不存在,至少炼神实力还在另外两人之上。
如今大西洲之外,能给林朔这么高深莫测感觉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苗光启。
老丈人尽管近些年修行不怎么勤快了,可平时种花弄草陶冶情操,境界反而与日俱增。
老头算起来今年六十二了,修为居然还在进步,林朔原本眼看就追上了,结果去了西王母那里一趟又被拉下七年。
而眼下在楼底下的,肯定不是他,极有可能是天澜帝国唯一一位的一字封号人物,国师“圣”。
“神”、“仙”、“帝”、“后”、“圣”,大西洲五位最顶级的修行者,每一位据说都有惊天动地之能。
面对这样的对手,林朔不敢托大,必须掌握战斗的主动权。
至少什么时候开始打,得他说了算。
林朔知道这会儿楼底下三个人不上来,其实就是在忌惮这杆枪。
自己这些人知道枪怎么回事儿,大西洲的人还不完全清楚。
未知产生恐惧,哪怕再强大的人,比如这位“圣”,也会忌惮这种未知的力量。
他们知道的是,人命没了,然后枪会响,声儿很大。
所以苗成云手里的枪一旦响了,以他们的逻辑推测,就会认为公爵府里死人了。
情况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拔掉这杆枪。
于是就肯定开打了。
果然,苗成云枪声过后,林朔就觉得脚下一空。
整个塔楼,就好像被分解了一样,一砖一瓦的连接处直接断开,支离破碎,四散而开。
华夏骄子
好高明的借物手段!
林朔、苗成云、杨宝坤两人三人于是就往下掉,塔楼三十多米高度,这摔一下是会死人的。
而且林家传人就怕这种情况,林家也借物,借得是大地之力,如今脚下没根,身上能耐就去了大半。
科幻 小說 推薦
好在对方的借物手段高明,林朔这边也有厉害的。
苗成云七年来大有长进,只要脑子别犯抽去玩什么虎鹤双形,也是实打实的当今猎门中生代三大高手之一,阴阳八卦九境大圆满。
苗公子这会儿人在半空中,要是想用用巽风之力托起己方三个人,这完全不在话下。
可这会儿不是抢险救灾,而是打架斗殴,所以苗成云没这么干。
三股巽风之力被他用手印同时调动过来,两股往上,托住自己和杨宝坤。
另外一股则是往下,给已经下坠的林朔又加了一份力道。
苗成云单手法印往下一挥,口中就跟解恨似的,大叫一声:“走你!”
于是猎门总魁首就好像被榔头敲了一下,整个人“歘”就下去了。
要不是跟苗成云同一个娘,林朔这会儿是真想骂娘。
网游之终极法师
这会儿周围的砖木全散开了,自己空着手呢,又不是带着追爷半空还能借力什么的。
人肉炮弹往下砸,三十多米高,本来就够林朔喝一壶的,这下倒好,弄不好直接得摔死。
活路就在于,底下三个对手会来迎击,这样就算变相接着自己了,估计苗成云也是这么算的。
而要是没人来接,苗成云肯定也有后招,不过这种场景俩人事先没沟通过,这就很冒险,要是换成林朔主导肯定不会这么打。
可事已至此林朔也没什么办法,只能顺势而为,结果底下还真有人凑过来了。
这会儿高速行进之下,林朔看不清底下这个凑上来的人是谁。
也来不及细想,人家既然这么好心往上迎,他就结结实实往下轰就是了。
林家还未命名的空手绝技,无名拳。
这套拳法,练法有,林朔已经整理出来了,而打法很随意,无招无形无势,也无名。
今天这要命的关头,林朔这一拳是在练法里根本就没有的。
他是左拳抱右拳,双拳抱起来,把自己的两个拳头看做了追爷。
一拳往下抡,他自己整个人都被这拳头的惯性带得转了九十度。
然后九十度转完,砸到人了,后来又反弹了九十度,林朔借此拿稳了重心,也减削了冲势,稳稳落到了地面上。
到了这回儿,他才有工夫仔细打量被自己砸到的人。
一个老头儿,六十多了,穿着一身灰扑扑的袍子,人虽然还很精壮,可脸上的褶子已经不少了,头发也白了。
这老者单手上举,结结实实地接住了林朔一拳,脚下的青石路面被震碎了,土没到了脚踝。
老者放下了自己的胳膊,把脚面拔出坑往前走了一步,面不红气不喘,看着林朔轻描淡写点点头:“还不错。”
林朔则感受这手上反弹回来的力道,也点点头:“很厉害。”
老者笑了笑:“再来?”
林朔甩了甩拳头:“可以。”
老者身边还站着两个人,这时候左边的一位虬髯壮汉说道:“国师,何必跟这种贼子讲什么规矩。不如我们一块上,速战速决。”
老者右边则是一个背剑女子,长相一般,不过声音倒是很软糯动听:“夏侯轩,国师难得这么有兴致,你别不识趣。”
“米白,你这女人真不知轻重!他们之前就用暗器杀人,刚才那暗器又响了,也不知道公爵府里谁出事了,万一是大皇子的话……”那个叫夏侯轩的壮汉神色有些焦急,话说到一半被老国师挥手制止了。
“你们俩先别急。”老国师抬头看着苗成云,扬声说道:“天上玩风的小朋友,你是自己下来呢,还是我把你请下来?”
“不劳烦您老动手,我自己下来。”苗成云一看这架势,认怂飞快,赶紧跟杨宝坤一块下来了,站在了林朔身后。
听雷 庞晓峰
老国师又看向了林朔,说道:“公爵府里谁结婚谁离婚跟我没关系,两位皇子想要杀人还是送礼,我也管不着。
我这趟来,是听说海外有高手来了大西洲,所以来见识一下。
刚才这一拳,滋味儿还行,考虑到你的年纪,后劲儿就更足了。
小朋友,接下来好好打,如果让我满意,你们这群人的性命我保了。”
林朔听着这话,眼睛眯了眯。
对方既然点明自己是海外人,而且是正面切磋,那么自己现在代表的,就不是仅仅是个人了,而是华夏猎门。
身为猎门总魁首,门里的至尊,这个身份迟早要在大西洲曝光,如果这会儿林朔稍稍一低头,那猎门以后在大西洲就抬不起头。
于是林朔微微颔首:“既然老先生这么上道,那我也不能不给情面。如果老先生能让我满意,他们这群人的性命,我饶了。”
“口气不小。”
“彼此彼此。”
……